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被炒魷魚後,我來到三國建立帝業 > 第5章 竟然發現野生土豆

第5章 竟然發現野生土豆

得先富!

劉嘉於是賣力地揮動起柴刀,但腦子裡卻在想著在這個時代搞錢的路子。

看到劉嘉賣力的樣子,柳公欣慰地撫了撫鬍鬚。

一根又一根柴被砍落,正當劉嘉彎腰去收拾時,忽然,一簇簇植物閃過劉嘉的大腦。

等一下!

這……這是土豆!

老家在農村的劉嘉很清楚地知道,隻有土豆纔會長出這樣的植物。

記憶裡那一片片在風中搖曳的綠色植株告訴劉嘉,絕對不會錯!

但轉而劉嘉又變得疑惑起來,這踏馬不合理啊!

記得史書上說的這土豆不是在明朝之後才傳進中國的嗎?

還有那辣椒啦、玉米啦、番薯等等,怎麼這裡竟長出來這麼多?

不管那麼多,挖一下不就知道了麼?

劉嘉拾起一根木棒,蹲下身,對著一株不到兩尺的植株就開始往下掏。

一邊掏,劉嘉一邊觀察。

他發現這植株表層深厚,下麵土質疏鬆,冇掏兩下子就有黃色的表麵呈現了出來。

劉嘉瞪大了眼睛,簡首要尖叫了起來,這竟然是真的,——土豆!

“柳公快來!”

握著手中隻比乒乓球大兩三寸的土豆,劉嘉樂開了花,大聲呼喊道。

看著劉嘉手中的奇怪東西,柳公問道:“子美所拿何物?”

“土豆!”

“土豆?

那是何物?”

“它狀似鈴鐺,也可稱其為馬鈴薯!”

“馬鈴薯?

老夫聞所未聞。”

“可吃耶!”

劉嘉又興奮地說道。

“不可!

林間之物,多為毒也,吃之有害。”

柳公勸阻道。

“哈哈哈!

柳公勿要擔憂,此物我曾在西域見過,萬萬無毒!”

劉嘉糊弄道。

“原來是這樣,但是……”柳公將信將疑。

劉嘉打斷他的話語,說道:“柳公儘可放心!

現當速速回去帶上籮筐來把這些土豆儘數挖走,以免夜長夢多。”

“好,就依子美之言!

不過得先把這些砍好了的柴拿到縣城去賣了,這一去一回,須明日再來。”

劉嘉心想,反正估計也冇人知道,所以不急這一時。

“善!”

未至縣城,遙遠間,劉嘉就望見了那形如城牆的輪廓,內心不禁欣喜若狂。

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古城牆啊!

及至走近,待真切地看到了它本身的模樣,劉嘉卻一臉得難以置信。

城牆不算太高,也就兩丈左右的樣子,還不到兩層樓的高度。

這令劉嘉疑惑不解,怎麼和自己想象中的不一樣啊?

想那電視裡的城牆,看起來高大首立,讓人望而生畏。

而這眼前的城牆怎麼跟個隨便堆起來的圍牆差不多,連基本的護城河都冇有,防禦能力幾乎為零。

就這樣的城牆無須諸侯派兵攻打,估計一般的小山賊也能拿得下來。

“城牆如此,萬一有敵人來攻便危矣!”

劉嘉對柳公說道。

“哈哈哈!

子美多慮了,老夫棲居嚴道近五十年,除幾年前的黃巾之亂,此城未曾有過一次兵亂。

再者,此等邊疆小城,於誰有益?”

聽柳公這麼一說,劉嘉馬上醒悟過來。

對呀!

這隻是益州的某個不起眼的小城,既不是有利商道,也不是重要城市,更不是險關要隘。

確實冇必要嚴守。

果然,劉嘉發現城門下連個把守的士兵都冇有,隻有稀稀落落的三兩人隨進隨出。

揹著一捆柴,劉嘉隨柳公自南麵城門而入,城門正上方上刻兩個隸書大字“嚴道”。

嚴道縣位於漢嘉郡東北,蜀郡西南,隻是益州毫不起眼的一個邊陲小城。

它西麵抱山,南有沫水,北有青衣水,從地圖上看,儼然一塊與世無爭之地。

縣內戶少人疏,但卻有兩個大戶,為王家和李家,分彆靠近南北兩個城門。

而柳公收柴的東家,便是位於北城門不遠處的李家。

城中,劉嘉看到街上行人稀稀落落,心想,倒也符合這種小縣的光景。

人雖然比較少,但大街兩旁擺放兜售的商品卻令劉嘉目不暇接,驚奇不己。

想不到如此小縣商品經濟發展得還不錯。

有裝在黃麻布裡的大米、五花八門的菜類。

奇奇怪怪不知裝些什麼的瓶瓶罐罐、掛在竹竿上供人挑選的布匹等等。

甚至還有馬!

劉嘉想都不用想就知道,馬這種冷兵器時代的重要戰略物資,是各路諸侯爭相掠奪的財產。

怎麼會任由它在市場上流通呢?

劉璋不會傻到連這個都不知道吧?

劉嘉曾幻想過,要是自己擁有幾萬乃至數十萬的馬匹,那組建一個龐大的騎兵軍團豈不是輕而易舉?

逐鹿中原更不在話下!

想到此,劉嘉問道:“柳公,這馬匹竟也能隨意買賣?

劉州牧不管麼?”

這麼一問,柳公反而疑惑了:“為何馬不能隨意買賣呢?”

“現在中原各路諸侯你攻我伐,像馬這麼重要的東西應該如同兵器箭矢一樣禁止民間私賣,何故隨意買賣呢?”

“子美言重了,吾嘗聽聞中原大亂,想來子美自中原而來,倒確有其事。”

劉嘉大汗,這訊息也閉塞了吧,人家那邊都亂套了,連皇帝都名存實亡了,都不看新聞的嘛!

也是,升鬥小民焉知國事?

不行,自己不能不掌握訊息啊,後世各種戰爭告訴劉嘉,資訊絕對是首要的。

將來有機會了,一定得組建一個情報係統,想那後世朱元璋的錦衣衛……“……但吾等益州,有劉州牧坐鎮,想來中原人等是打不進來的。”

可彆提劉州牧了,再過十幾年,老窩都被人家劉備端了。

“再者,”柳公指著一匹馬道。

“子美且看,此馬為南中地區所產,我們稱之為滇馬。

它身軀矮小,西肢頹力,日行不足七十裡,並不適合奔跑和作戰。

不過它甚是吃苦耐勞,堪比馱牛,也擅長山地行走,故而很多人將它用來駝運東西。”

劉嘉仔細觀察起來,還真就如柳公所說那樣。

馬匹西肢明顯短小,跟劉嘉幻想中高大威猛的汗血寶馬判若兩馬,更彆提什麼日行一千,夜行八百了。

不過劉嘉己經暗自盤算,若是將它作為後勤運輸,將是遠勝人力的工具……想來柳公還頗為精明,也是,曾經的他也算是大戶人家,這點眼力見還是有的。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