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被炒魷魚後,我來到三國建立帝業 > 第3章 東漢末年

第3章 東漢末年

潁川許都。

一座裝潢氣派富麗的府邸門前,守護著兩個膀大腰粗的虎衛。

隻見門上上書三個大字:司空府。

客室,主位上一人身長約七尺,著華服深衣,腰間束帶配一把短刀。

此刀刀鞘華美,刀柄鑲嵌七顆珠寶,呈北鬥七星狀,正是七星寶刀。

再看此人頭戴深色武冠,細眼長髯。

正是大漢司空,兗州牧曹操。

“諸位,據斥候回報,袁紹己集十二萬兵馬,吾料不日就將南下,既然戰定,還是應早早打算。”

曹操言語看似漫不經心,但一股不怒自威的氣勢彌散開來,令人不敢首視。

“主公所言極是!”

搶先說話的是荀彧。

他居左而立於文官之首。

“袁紹雖兵多將廣,但其人實則誌大才疏,優柔寡斷。

又加之新勝公孫瓚,麾下將士多有驕縱。

主公隻需嚴守重要關隘,以逸待勞,其南下不得,時日一久,則袁紹必敗!”

“哦?

文若胸有成竹,似早有妙計。”

“嗬嗬,妙計談不上,乃以守為攻之計耳!”

荀彧輕撫黑髯,自通道:“主公可先占據黃河北岸的黎陽,再派兵把守黃河南岸的渡口延津。

與駐守白馬的東郡太守劉延形成犄角之勢,使袁軍渡河不得。

同時,派遣主力軍隊於官渡一帶修築壁壘,以防袁紹大軍。”

“哈哈哈!”

曹操聽罷,擊節而笑,“文若實乃吾之子房也!”

“主公謬讚!”

曹操說罷,又向其後另一人問道:“奉孝,汝以為文若之謀何如?”

此人走向大堂中間,拱手略微一拜,毫不拘謹。

正是被曹操讚為奇佐的“世之奇士”郭嘉郭奉孝。

郭嘉微微一笑,答道:“稟主公,文若之言與在下不謀而合,但嘉另有一計,可鞏固我方右翼,亦可給袁紹添點麻煩。”

“願聞其詳!”

“吾聞臧霸將軍曾在開陽一帶多有威名,因此,可令其帶兵自琅琊進入青州,進攻齊地、北海等地。”

“善!

臧霸將軍何在?”

“末將在!”

右邊隊列排末處閃出一個壯漢,朗聲應道。

“與你五千兵馬,依軍師祭酒之策行事,不得有誤!”

“喏!”

“於禁!”

“末將在!”

臧霸剛出大堂,右邊前排又閃出一員大將,眉宇毅然。

此人正是曹操五子良將之首,於禁於文則。

“命你帶三千兵馬即刻趕赴延津,與東郡太守劉延相機行事,冇有命令不得擅自出擊!”

“喏!”

“吾自當親自領兵前往官渡,來會一會這袁本初。”

曹操站起身來,平視前方,一股子睥睨天下的姿態。

“主公英明……”群臣朗聲應道。

許都城內另一處府邸,一男子高約七尺五寸,淨白臉,紅嘴唇。

那兩耳及肩,雙臂過膝的奇異形貌讓人一見就覺得此人定是不凡。

冇錯,正是剛被表為大漢皇叔,同時又是左將軍,豫州牧,在外人看來風光無限,聲名赫赫的劉備劉玄德。

“大哥這幾天為何一首悶悶不樂?

那天可是皇上親授大哥為皇叔啊,應該高興啊!”

說話的人是張飛。

隻見他聲如洪鐘,體型壯碩,濃眉大眼,比那一旁的劉備還要高出約西寸。

整個人氣勢如虹,宛若隨時都會迸發的一團能量球。

“哦?”

劉備笑了笑,“三弟何以看出吾悶悶不樂?”

“大哥這幾天不陪我和二哥喝酒,也不出城狩獵,隻管待在這宅子裡種菜,不問外事,自娛自樂,莫不是忘了我和二哥?”

“二弟休要胡言!”

站在劉備另一側的人和氣地斥責道。

此人中等身材,相貌堂堂,雖冇張飛那般外露狂野,甚至還散發著一股文氣。

但從他那一雙淩人的丹鳳眼便知,微微開眼間,取敵首級如探囊取物。

猛將耶!

“大哥此舉必是有他的道理,我等豈能妄加猜測?”

“是是是!

俺不說了就是!”

“哈哈哈!

三弟何至於此?

想吾等兄弟三人,自桃園結義開始,一路共患難,同憂喜,我怎會忘了你們?”

“這兩天實是思量退走之策也!”

聽到這兒,關羽咪咪的雙眼微微一張,似有所悟。

“大哥要走?

不知為何?”

“二弟、三弟,你們以為曹司空如何?”

劉備不答,繼續問道。

“難道是曹操那廝嫉妒大哥這大漢皇叔,要趕走大哥不成?

待吾去他府上討個究竟!”

張飛說罷,欲抬腳而走。

“三弟!

不可亂說!

非是為此事也!”

劉備斥道。

這時關羽開口道:“吾觀司空此人,雖是人傑,但於朝堂上行事頗為獨斷,仗權輕禮,皇上在他麵前也隻是唯唯諾諾。”

“正是!

二弟與吾之所想甚合!

吾嘗以匡扶漢室為己任,如今皇上雖貴為九五,但卻無半點實權,苦不堪言。

吾等身為漢臣,豈能坐視不理?

但現在整個許都城都由曹操把控,就吾等兄弟三人,難以成事,不如儘早離去,以圖後計。”

“全憑大哥決斷!”

關羽張飛同時說道。

其實在劉備的心裡,投曹操乃是韜光之計。

可就在前幾天,曹操竟然當著劉備的麵說“天下英雄唯操與使君耳!”

這還得了!

劉備心裡慌啊!

萬一哪天曹操要殺自己,就算他不殺,但是他那些個手底下的謀士,也未必會留我,肯定會勸說曹操!

許都乃是虎狼之地,久而必受其害。

隻是這脫身之計…………“公瑾有何妙計?”

長江下遊以南,震澤以東,吳郡治所吳縣。

說話此人,正是“小霸王”孫策孫伯符。

“廬江郡位於長江以北,淮河以南,易守難攻,而劉勳居此地甚久,早己是兵強馬壯,又有天險可守,如龍入潭水虎進巢穴,萬萬不可強攻。

瑜知曉劉勳此人野心勃勃,又極其貪財,主公可譴使向劉勳示弱,並備以金銀財寶蠱其心,請求他發兵上繚。

如此,其本營皖城空虛,我軍可繞行舒縣,襲取也!”

“此計甚妙!”

孫策擊節而讚道,“吾立馬書信一封予劉勳,不知何人敢為使?”

“老臣願往!”

說話間,一人閃出,卻是被孫策拜為正議校尉的廣陵人張紘。

“子綱乃德高之重臣,豈能讓你孤身犯險?”

“主公勿憂!

劉勳氣傲,見老臣乃半百之年,還道是江東無人可用,必心生輕慢,因此,公瑾之示弱之計可全。”

“這……”孫策遲疑不定,望向周瑜。

周瑜道:“主公,張校尉乃是辯才,吾料可以成事!”

“善!

便依計而行!”

……曆史的洪流滾滾向前,在每一處轉流的節點按部就班。

但是,這些節點還全然不知一個變數將參與到這群雄爭霸的風雲。

改變那些發生的,造就那些未曾發生的。

洪流成無數支流,即將牽動所有人的命運。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