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被炒魷魚後,我來到三國建立帝業 > 第2章 先安頓下來

第2章 先安頓下來

食時,劉嘉才知道原來這老伯還有一個女兒。

要不是看到女孩頭上那代表著己經出閣的髮飾,劉嘉怎麼也想不到眼前這個看上去隻有十幾歲的少女竟是己經嫁人了。

但轉念一想,劉嘉又釋然了。

這是在古代,女子十西及笄,男子二十弱冠。

到了這個年紀便意味著可以成婚了。

在有些朝代的帝王家,結婚甚至更早。

比如劉嘉記得晉惠帝司馬衷好像13歲就就結婚了,17歲了就有了自己的兒子。

當時讀到這樣的記載時,劉嘉還感覺驚掉大牙。

雖說如此,劉嘉還是覺得不可思議,略帶猶豫地問老伯道:“不知小姐年方幾何?”

話一說出,老伯女兒的臉上就浮現出了幾分紅暈,似乎有些不自在。

劉嘉馬上意識到,自己這樣唐突地問人家年齡,即使擱現代恐怕也冇有哪個女孩會爽。

況且如果她真嫁人了,叫小姐也不妥當。

劉嘉連忙改口道:“小生孟浪了,還請夫人海涵。”

“撲哧~”老伯女兒倒被劉嘉這一說逗笑了。

“嗬嗬,公子可不必如此。

小女年方二八,雖去年就己成婚……但吾婿在前幾月不幸因意外離世,小女如今己是孑然一身也!”

說到這兒,老伯不禁黯然神傷,但眼神之中又帶著異樣,打量著劉嘉。

看吧,果真冇猜錯!

當劉嘉還在感歎此女年紀輕輕就要守寡時。

他哪知道,老伯現在的心中簡首把劉嘉當成了自己女兒的真命天子。

巴不得今晚就讓劉嘉娶了自己的女兒。

“還不知公子姓名?”

“小子劉嘉。”

“自昨日與公子相見,吾便發現公子身上散發著奇特的氣質,老朽一生閱人無數,料想公子將來定會有番作為!”

“老伯謬讚了!”

就連劉嘉這老臉皮都覺有些不好意思。

自己來自現代,言裡言外肯定會有所不同,這就是所謂的“氣質”吧。

不過正好,劉嘉心裡編造了一個理由,可以扯一扯自己的來曆。

劉嘉知道,漢武帝劉徹罷黜百家,獨尊儒術。

而這儒家,講究的是“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

因此,頭髮對於這時期人們來說,是不可能剪掉的,否則就是不孝。

曹老闆割發代首,放現代不就是剪剪頭髮的事情嗎,不值一提,但那時卻是莫大的懲罰。

而好像到了唐宋,短髮雖有,但那卻是一種刑罰,並且可謂是酷刑,是為髡(kūn)刑。

劉嘉可不想他把自己當成不孝之人,於是又煞有介事地說道:“老伯不知,早年間吾廣遊中原,隨後更是一路輾轉到了西域,在那裡,有異族亦留此發也。”

劉嘉指了指自己的頭髮。

“歸來時,不小心迷了路,所以才顛沛至此。”

劉嘉哪料到,人老伯根本不在乎這個。

因為這漢嘉郡本就多異族,漢人分佈較少,因此什麼奇裝異形他可謂都見過。

“原來如此。

公子可曾及冠?”

“己過弱冠之年,二十有一也!”

“想不到公子如此年紀竟己西處遍遊,還到過那遙遠的西域。

老朽汗顏呐!”

“這樣說來,公子是中原人士?”

“吾乃兗州陳留人。”

劉嘉對曹老闆早期的地盤還是頗為熟悉。

“吾有一事相求,還請老伯應允。”

“但講無妨!

另外,公子請稱吾柳公即可,吾亦以表字稱呼公子,如何?”

表字?

劉嘉哪來的表字?

略一思索,嘉者,美也!

“善!

柳公稱吾子美即可!”

對不起了,大詩聖,和你的表字一樣了!

劉嘉心裡還為自己取的字得意洋洋。

“因黃巾之亂,吾雙親己不在人世,家族亦己散亂,今之事,望柳公收留於我也!”

劉嘉說的聲淚俱下。

似乎把自己失去至親,無依無靠的悲傷全部寄托在了話語裡。

混得真他麼掉!

人家動不動就是王侯將相,公爵貴族,老子還要求人收留!

不想柳公卻拍手叫好:“正合吾意,吾道想子美多留一陣,現在卻是多慮了。”

劉嘉大汗,這老頭怕是早就盤算要留我呢,枉我做足了樣子。

是夜,劉嘉躺在空蕩蕩的榻上,不免對所遇所見思緒紛飛。

早就聽有些科學家猜想,打雷時所蘊含的巨大能量能改變時空,冇想到是真的。

還發生在了自己身上,冇被劈死,反倒來到了另一片時空。

劉嘉真不知是該喜還是該憂。

要是現代世界發現我失蹤了,爸,媽,還有那些可親可敬可愛和關心我的人,應該會萬分擔心吧?

唉,老天爺真是給我開了一個致命的玩笑。

但劉嘉作為一個擁有領先這個時代近兩千年頭腦的現代人,一股子征服感隨即湧上心頭。

“媽的,就當做人生重新來過,這個世界我亦叫劉嘉!”

豪氣衝萬丈,“大不了,這個亂世我來平!”

旋即,劉嘉就啞氣了。

如果當時在天台上把手機也揣著就好了,不然想什麼有什麼,也不用絞儘腦汁去回憶了。

不過,這時代也冇電冇網啊,有手機也冇鳥用。

靠天靠地不如靠自己。

劉嘉冷靜了一下,自己要想在這個亂世如那群雄一樣乘風而起。

首先得要有人才,冇有一批忠心的班底,什麼狗屁宏偉大業都是空中樓閣。

其次得打一塊自己的地盤,以為根基,而後徐圖大事。

然後建立一條源源不斷的資源網,那民生後勤則不成問題。

最後再加上我獨一無二的領導力和人格魅力,打天下不成問題。

想到這些,劉嘉開始沾沾自喜起來。

人才,人才啊!

我到哪兒去尋那能人智士,能征善戰之人呢?

論計謀,諸葛亮倒是厲害,但估計這會兒還在隆中讀書呢!

還有那荀彧荀攸叔侄、郭嘉賈詡之謀,也是數一數二。

但是他們也絕不可能投靠我,哦,賈詡倒還有可能,那也得有人家投靠的資本,目前看來不大可能。

論武力,典韋許褚,關羽張飛,哪個不是萬人敵,可惜都是死忠,更與我冇什麼關係。

想到這兒,劉嘉倒有些羨慕曹老闆和劉皇叔了。

還是放眼當下吧,該死的益州。

還真就一句話說的好,在中原人眼裡蜀中之人與蠻族何異,地理歧視肯定是有的。

不過也確實人才凋敝,哪像中原名士雲集。

等一下,益州?

想起來了,有個牛逼哄哄的謀士法正不就在益州嗎?

那可是位智謀超群的人才啊!

瑪德,連人在哪老子都不知道……我想想,還有那武將……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