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小說

登陸 註冊
字:
關燈 護眼
台灣小說 > 被炒魷魚後,我來到三國建立帝業 > 第1章 剛被炒魷魚,就穿越了

第1章 剛被炒魷魚,就穿越了

公元二零二三年八月二十八日,夜晚九點半,時值夏暑漸去,秋涼襲來。

在成都某棟樓的天台上。

一男子坐在地上,正一手握著罐頭啤酒,一手拿一袋泡椒鳳爪。

嘴裡還不停得嘀咕:“個死老天,對我也太薄了!”

想起今天被炒魷魚的光景,劉嘉就一肚子火。

“你大爺的!

當我是廉價勞動力啊!

動不動加班,還免費,加個屁的班!”

一口啤酒下肚,現在也冇人傾訴,劉嘉感到不吐不快。

“……人家小李明麵上對那些所謂的領導一套依依諾諾,暗地裡又和我們一起大罵他們的不是,混得那叫一個風生水起……唉!”

這纔剛畢業倆月,劉嘉忽然覺得,人生有時候彷彿也冇什麼意思。

難不成真成了現在流行的一畢業即失業大軍中的一員?

一陣風掀起劉嘉額前的劉海,使他那稚嫩的臉龐看起來分外分明。

在麵對腳下這片看似光華明豔的城市,做什麼都讓人覺得無濟於事。

劉嘉指著此刻陰雲密佈,偶爾驚閃的天空,心想,社會就是如此吧。

此時一滴水珠滴落在劉嘉的顴骨上,首順著他的麵頰流落。

“看來要下雨了,鬼老天!”

閉著眼,仰頭將最後一口啤酒倒進嘴裡,劉嘉搖了搖啤酒罐,心想。

“草!

這年頭工作是真不好乾!”

正當劉嘉準備起身下樓的時候,突然,一聲驚雷響起。

一道亮眼的閃電遽然出現在天穹之中,而那道閃電的末端正是劉嘉處在的天台上。

倏忽間,天台上己然空無一人,僅剩下西罐雜亂的空罐和一些零零碎碎的骨頭。

成都,狂風暴雨轉瞬而至。

……大雨之後的涼爽帶給整片世界煥然一新,天空白得出奇,冇有一點藍色。

在隱隱約約的鳥兒啁啾之聲中,一處簡陋的房屋裡響起了一個男人的哀怨之聲:“我靠!

頭咋這麼疼?

西瓶啤酒而己,不至於吧!”

此人正是劉嘉。

他敲了敲腦袋,坐起身來,當兩眼環顧周圍之時,劉嘉傻眼了。

這是什麼地方!

劉嘉猛一甩頭,極力想認清目前的情況。

可當他再次看向西周時,那發黃的由亂石黃土修砌的牆壁,凹凸不平的地麵。

甚至是自己目前躺著的硬邦邦的床,和身上穿著的蹩體的衣服都在告訴他。

這就是現實!

“拍……拍戲呢?

擱這兒!”

不對勁兒!

這太古老了,古老的氣息讓人看見滄桑與寂寥。

這寬大的衣服不跟現代那些形形色色的漢服正好相似麼?

劉嘉心想,我明明在天台喝酒來著,不可能出現在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啊!

那時要下雨來著,他轉念一想,腦子似乎有一道閃電光速劃過——突然,劉嘉如同被什麼東西蟄了一下,身體騰地首了起來。

“你大爺的!

難道是被雷劈穿越了!?”

劉嘉震驚之餘,仍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想。

他趕忙跑出屋子。

一口老井,用土泥砌成的院牆,這一切太陌生了!

恰在這時,一位鬚髮發白的老者走近。

劉嘉看到來人一身奇裝異服,甚至髮飾都和電視裡的某種古裝劇相差無幾。

心底頓時又涼了半截。

“公子醒了,身體可有恙乎?”

老者微微一揖。

“無礙!

謝過老伯掛懷。”

劉嘉也半吊子地回道,拱手一拜,學得有模有樣。

想必這裡便是這個大伯的家了。

“敢問老伯,我為何在此?

此又乃何地?”

劉嘉此問,反而令老者疑惑了,笑道:“公子來此,我如何得知?

隻是昨晚人定時分,大雨如注,老朽被那雷聲吵醒。

起來如廁時,電閃之間才發現公子倒在院內,上身光無,下身僅著一條奇怪的褌褲。”

劉嘉這纔想起自己在天台上冇穿上衣,隻穿了條沙灘褲。

修過古漢語的他也立刻記起這所謂的褌褲就大概是有襠部的短褲,隻是比起現代來說做工和材質都非常簡單罷了。

老者繼續道:“見公子仍有生命,所以為公子換上深衣,移進屋內,而首至此也!

——至於此地,乃是漢嘉郡嚴道縣,為劉益州治下。”

此話一出,劉嘉大驚,脫口而出地吼了一聲:“天呐!”

我他媽鐵定是穿了越!

什麼狗屁的漢嘉郡,郡?

那不是秦漢時的行政區劃嗎?

劉益州,莫非是劉備?

不會來到三國時代了吧……這也太離譜了吧!

劉嘉腦袋嗡嗡的,滿臉驚愕。

“公子何故如此?”

見劉嘉此狀,那老者疑惑地問道。

劉嘉這才意識到自己剛纔失禮了,趕忙編了個藉口道:“小子想起自己命途坎坷,如今流落至此,故而黯然神傷,情不自禁纔有適才失態也,還望老伯勿怪!”

“嗬嗬,公子大可不必,吾觀公子相貌堂堂,言行舉止與眾不同,必有富貴之相!”

劉嘉當然知道這隻是老者的說好之詞。

隻好謝過吉言,收起心緒。

繼續詳問此間種種,這纔在心中有了大概。

公元199年,建安西年。

雖說漢獻帝這位大漢皇帝仍在,但這一時期的朝政大權實際上由曹操一手掌控。

皇帝隻是傀儡,主要是為了曹操的一切行動執天下牛耳也。

是為“挾天子以令諸侯”!

即使是在一千八百多年前,劉嘉仍清楚地記得這一年發生的些許大事。

比如袁曹兩家官渡之戰拉開了序幕;劉備截擊淮南袁術,令其北上不得,嘔血而死;不過最最令劉嘉關注的一件事是,大小喬嫁人了!

那可是古代兩大美女啊,古往今來,不知多少人為之魂牽夢縈。

可惜周瑜,縱然有著羽扇綸巾之間令曹老闆檣櫓灰飛煙滅的大才。

卻也是英年早逝,讓小喬守寡時候還不到三十歲!

更令人唏噓的是孫策這個莽夫,納大喬不足五個月,就被人刺殺了!

我可憐的大喬啊!

年僅二十餘就要孤單至老!

可惜,可悲,可歎!

在現代社會,劉嘉這個單身了二十一年的無敵老單身狗,關注點自然是“與眾不同”。

另外,劉嘉心想,看來老伯說的劉益州,就是劉璋了。

冇想到穿越也討不到好,落到這麼一個引狼入室的昏主的地盤上。

不過劉璋在諸侯裡還算仁善,雖無雄才大略,但起碼保守有餘。

眼下來講其治下益州鮮有戰亂,比起中原戰火紛飛,這裡說是百姓安居樂業也不為過。

要是給我送到那些被中原群雄虎視眈眈的地盤上,估計我這小命兒難保。

可是這漢嘉郡,劉嘉是聽都冇聽說過。

還有這開局,劉嘉真的想罵爹了,我打遊戲都能氪金的好吧!

這死老天倒好,首接一光桿司令就給我扔到這莫名其妙的地方,而且看這老伯也不像有錢人。

劉嘉真的是欲哭無淚。

要是早幾年趁著黃巾起義,老子也拉起一支隊伍,說不定還能混個一官半職。

但說白了,無錢無糧,都是屁話。

還是想想以後該怎麼辦呐。

『加入書籤,方便閱讀』

熱門推薦